#梦想是成为一位摄影师#
这是一个记录生活点滴的地方,凭兴趣偶尔写文,很矫情废话也很多,只是想看文的话请订阅tag就不要关注我了谢谢合作_(:3]∠)_

#城门#宇佐木玲子x真壁铃音

chapter14


“这里就是玲子的家了,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吗?”领着宇佐木进到房间客厅,然而对方也只是茫然的环顾着这个‘陌生’的环境。


“抱歉,没有…”宇佐木低着头,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见不得宇佐木这样失落,本走向厨房的铃音立马倒了回来走到宇佐木身边,蹲下身安慰道:“干嘛道歉啦,又不是玲子的错,你不知道你能醒过来我们有多高兴,不要去想那些复杂的事了,一定会好起来的,相信我。”说着铃音把手放在了宇佐木的手背上。


“真壁小姐...”宇佐木抬起头,对上的是铃音坚定的双眼、


虽然对于宇佐木来说只是认识不到一个星期的真...

2017.9.22
好久不见,最近真的太忙了
开学后事情一件一件的堆在一起被压到喘不过气
前段时间在做兼职,手上的后期单子也一直没时间修,好不容易写完的纪录片策划也到了到拍摄阶段,这几天又在为下个月的采风忙着构思剧本,同时又在接拍摄影,感觉这三年从来没这么忙过...铃兔文一直也没时间写在这里给等着更新的天使们说声抱歉...

最近的情绪也十分不稳定,上周才出去喝多了被室友们架回寝室,吐得胃酸都吐出来了...一周里有一半时间都和酒精作伴,明明自己有点酒精过敏
单恋真的太辛苦了...情感找不到宣泄口的感觉真的太糟糕了...

今天和她一起出去唱歌,也喝了酒,明明十分清醒却还是装难受的要么靠在她的肩上...

未来会怎样呢?我还想和你一起做很多很多的事,实现很多很多的愿望。

2017.9.1
九月了,大概是作为学生的最后一年了,最近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感觉白过了几年,现在才想要在学生时期的最后再努力一下不知道会不会太晚

从来都不是一个努力家也没有为过什么好好拼尽全力,对于至今为止的人生也一直只是一种随便过过的态度。看着同样从零起步的同学现在已经把自己的事业做得有声有色而我却仍然在原地踏步就很想骂自己,说到底我还是只是会嘴上功夫的人,不知道现在迈出的这一步会不会太晚

这样的自己果然还是太糟糕了一点

#城门#


分手后应是江湖不见

 

 傍晚,从来不会准的天气预报的30%降雨率在城之内博美气喘吁吁的到达医介所之后像中头彩一样倾盆而下,伴随屋外的雨声混杂着不知为何从一楼客厅里传出的争吵声。

 

“每次都那么自作主张,大门桑你到底要任性到什么时候?!”先传出来的城之内博美失掉一贯冷静的声音。

 

“哈?我怎么了,我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城之内博美站在麻将桌前紧皱眉头看着面前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头上裹着厚重纱布在麻将桌上叠麻将塔的大门未知子,从纱布里渗透出的医用消毒水的气味一点点在一楼狭小的客厅蔓延开来,明明是每天在医院都已习惯的...

2017.8.20
前段时间跟我妈聊天的时候聊到了结婚的话题,我特别正经的告诉我妈我以后不想结婚也不想要孩子就想一个人过,以为我妈会骂我结果她跟我说的却是「每个人的人生观都不一样,你不结婚也可以,就像你六姨那样一个人过到四十多岁也挺轻松快乐,但我还是希望你以后如果遇到了合适的还是能找一个在一起」我跟我妈说至少我现在是一点想法都没有再加上我特别特别讨厌小孩子,生理排斥的那种讨厌,我妈也只是笑笑说不结婚也可以,她说她就是怕我一个人不会生活过不下去,可我其实会做饭会洗衣服做家务,只要毕业后找到工作完全具备独自生活能力,说到这我妈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我真的是非常反感把两个家庭合成一个家庭,而且也觉得婚前...

#城门#宇佐木玲子x真壁铃音

chapter12


那之后又过了一个星期,每天铃音都会在工作结束之后来医院看宇佐木,陪她聊天,虽然并不知道这样坚持有没有意义,也不知道自己的话可以不可传达给她。


“呐,今天我负责的电视剧的总收视率出来了,我写的那几集本子可是全剧收视最高噢~接下来大概又会有制作人来找我,看来我得好好珍惜一下这几天的休息期了~”铃音兴高采烈的说着,戳着宇佐木已然消瘦的脸,“呐,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


“诶铃音你又来了啊?”像是做了亏心事一样立马把手收了回来,铃音看着门口的有希子。


“啊,嗯…”并没有向姐姐说过自己和宇佐木的事,这个星期有希...

#城门#宇佐木玲子x真壁铃音

chapter11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医院ICU,铃音站在病床前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戴着氧气面罩的人,她头上裹着厚重的纱布,右腿也打着石膏,刺鼻的消毒水混杂在空气中随着呼吸进入肺里传送至全身的血液,突然觉得连呼吸都变成一件困难的事。床上的人失掉了平日的严肃与英气,苍白的面孔上只有挂不住虚弱,旁边的监护仪发出规律的嘀嘀声只是更加的扰人心烦。


被主治医生告知床上的人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周,如果一直这种状态下去的话有极大的可能被判为脑死亡永远也醒不过来。铃音从来没想到自己最不希望发生的事竟然发生在了宇佐木的身上,主治医生的话像一把利刃在铃音的心上...

告知
最近家里出了事,铃音兔子暂时停更一段时间Orz...
应该不会太久,处理完事情就会回来,不会坑
希望大家谅解T T

#城门#宇佐木玲子x真壁铃音

chapter10


直到卧室门轻启,铃音踩着拖鞋‘哒哒’走过来时宇佐木才从无解的问题中回过神来。


抬起头,印入宇佐木双眼的是刚睡醒仅披了一件昨天来时的长款外套在身上的铃音。外套的长度正好遮住膝盖往上一点,铃音细长的两条腿就这样赤裸着在宇佐木的眼前晃着,再次想到昨晚的画面,宇佐木不禁觉得有点眩晕,好不容易经过一晚沉淀后才冷静下来的大脑好像又有再次脱轨的嫌疑,明明焦点的位置就在眼前却仍然不知道到底该看哪里。


“早上好。”铃音揉着头发走向宇佐木,语气里还带着刚睡醒的浓重鼻音。


“…早上好…”


“玲子今天不用上班...

1 / 4

© あ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