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でしよ?

2017.6.16

最近重庆一直是雨天,天好像破了一个窟窿一样不停的下,打乱了很多预期的计划。
今天本打算和朋友去看美院毕业展的,但朋友最近身体不好去医院所以又推迟了,很久没有看到她了,还蛮想见她,喜欢和比我大的人出去玩呢。
最近临近期末了,课很少但事很多,这两天不是还开始写文了吗,也不知道是谁给我的勇气在这个忙的不得了的期末的节骨眼上来开坑写文哈哈,总感觉有点不负责呢,这大概是时隔五六年的再次动笔吧,以前的黑历史简直不想提了...变成大人的后的想法也变多了,看了很多太太的文,于是自己也想找个地方写一些想描绘的东西于是就动笔了,虽然还是很稚嫩但还是想尝试,况且现在的专业也和编剧有所挂钩了,想更好的来说故事。
等过完这两...

#城门#安心感

城之内博美是半夜在噩梦中惊醒的。


习惯性的摸了摸身边的位置,扑了个空。


啊,那个人上个月又出国当游医了。


这次去的地方是瑞典,一个不需要城之内博美提心吊胆的和平安稳的国家,就算那人有多么的粗神经,好像也舍不得让刚病愈的自己还要独自在家为她担惊受怕。


城之内紧了紧被子,想驱走这半夜突如其来的寒冷,奇怪,明明掌心在微微冒汗但为什么身体会这么冷呢。


上个月在机场分别时,大门用力的抱住自己,用带着哽咽的声音在自己耳旁说要不然今年就不出国了,说她手术后才痊愈不久,一个人留在东京自己不放心,要不然自己就留在城之内身边照顾她。


但这却被城之内拒绝了,双手环着大...

#城门#宇佐木玲子x真壁铃音

chapter2


真壁铃音和宇佐木玲子的相遇并不是很美好,甚至可以用糟糕来形容,那是在桐泽组长因公被调离SIT组,真壁有希子接任组长不久之后的事。


 “什么?组长要离开交涉组?”刚处理完案件回局里的宇佐木正在擦着才洗完湿漉漉的短发,忽然听到木崎说组长的即将离开的事后瞪大了双眼看向正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的桐泽。向来对任何事都淡然自若的宇佐木不由得惊讶起来。


“嘘!还只是传闻而已,但估计这段时间就会有准确消息了,不要在组长面前乱说啊!”木崎在嘴前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哦。”宇佐木看了一眼木崎,再看了一...

#城门#宇佐木玲子x真壁铃音

      
chapter1

       
清晨的阳光透过微微拉开的窗帘洒在灰色的薄被上,屋内散落一地的衣物仿佛昭示着昨晚发生过什么,两个未着丝缕相拥在一起的女人依旧平稳的呼吸着,空气中仿佛依然弥漫着一种暧昧的味道。

先睁开双眼的是身材修长发型中分的女人,阳光刚好落在她尚未从睡梦中清醒的精致脸庞上,伸手挡了挡刺眼的阳光,待眼睛慢慢适应光线后稍稍撑起一点身体,手臂轻轻的越过怀中的人,小心翼翼的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

才六点,还早。将手机放到枕边,在看向怀中人。深...

2017.6.10

该说点什么呢,总觉得长大之后感觉每次发生什么的时候身边并没有可以去倾诉的人了,不像小时候,什么屁大点事的都会毫不犹豫的向好朋友诉说,不知道是友情随着时间的逐流渐渐被冲淡了还是变成大人后的顾虑更多了,开口说话仿佛都成了一件需要特别深思熟虑的事。
该不该对她说,她听我说这些会不会表面在耐心的回复其实内心觉得我很烦;我认为和她的交情已经深到足以分享诉说这些事,但或许我只是我一厢情愿人家或许并没有把你当成有多好的朋友,尤其是我的朋友还基本上都是比我大很多岁的type,每次想去向别人诉说一件事时就会顾虑这些,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这样。
不喜欢去诉说,总是喜欢憋着,最后就变成一个人时总爱喜欢乱想喜欢感伤的性...

随笔

我觉得我还是得在这种没有任何人认识我的平台上来写一些比较感性比较思考人生(?)的文字才行,生活中老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平时聊天也不会有什么深度的话题仿佛让所有人都以为我好像一天只会嘻嘻哈哈
虽然一直是乐天派可我也有会伤感的时候啊?
今天在微信朋友圈上发了一长段比较感性的话就被朋友说我是不是要写书,我???唉。。真是觉得很悲哀啊。。。心情复杂得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我觉得我的文字里应该表达出了我的难过了可为什么还要这么调侃我??唉。。
所以从今天开始在这里开始写一些平时的不会表现出的自己,嗯,反正也没有人认识我应该没问题吧~

自制 初投稿有点紧张哈哈哈

喜欢城门很久了,第一次剪这种,一不小心就剪成虐向的了(顶锅盖逃_(:зゝ∠)_觉得片恋来讲城门真是太带感了!希望喜欢www

© ある人 | Powered by LOFTER